歡迎蒞臨維立法律諮詢家

不懂法律,遇到法律糾紛或訴訟,常常會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身邊也不見得會有瞭解法律的朋友可以詢問,也擔心獲得錯誤的資訊,若詢問律師亦擔心會被收取高額諮詢費用,為此,蘇靜雅律師,張家萍律師,黃意婷律師共同發起主持維立法律諮詢家,透過網路免費諮詢更貼近、符合、滿足您的法律諮詢需求,得到專業法律回覆!

服務項目

豐富經歷、專業服務

家事法律

婚姻案件、子女照護、遺產繼承等相關問題,我們都有相關經驗。

商業法律

商務合約、交易問題,票據問題,我們有不錯的服務經驗         。

刑事訴訟

刑事訴訟是我們經常在處理的案件,專業的訴訟規劃是我們的服務

土地糾紛

土地買賣,房屋買賣,地上權問題,不動產查封,不動產權糾紛,我們都可以免費諮詢

公司法律

您要成立組織公司、財團法人、股東會嗎?本所可以依照您的組織規模、需求、概況擬訂組織合約,保障您的經營權利。

非訟事件

提存、強制執行、破產處理、債務問題、監護及收養歡迎向我們做諮詢服務

民事訴訟

民事訴訟是我們經常在處理的案件,每位委託者皆有不同的狀況,收到法院傳單請不必驚慌,歡迎與我們做諮詢服務。

勞資糾紛

無論您是雇主或是勞工,若有任何法律上的問題,歡迎向我們做諮詢服務。

諮詢律師

外埔區法律諮詢

隨著AI技術的一步步普及,我們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XX大腦”正在進入量販式時代。 AI作為一個範圍較大的代指,其中包含著一系列複雜的結構。從大類上可以分出算法工具、數據資源和軟硬件算力支持三個角度。其中又包含著圖像識別、數據挖掘、雲計算大量細分技術。如此看來,AI確實很像一顆大腦,各個部件有著不同功能。正因為AI結構複雜,科技企業在進行輸出時,非常喜歡將一系列技術、工具以及其他資源整合成通俗易懂的“大腦”概念,整體向開發者、生態合作夥伴以及應用者開放。 於是,我們可以看見自從2017年以來,各式“大腦”井噴式出現,有阿里的阿里雲ET城市大腦、百度的百度大腦、騰訊的騰訊超級大腦,BAT集體下場之後,其他專注於各自領域的科技企業也開始加入,360推出了安全大腦、浪潮推出了浪潮元腦、新華三推出了新華三數字大腦等等。 在這種“百腦齊放”的情景之下,AI大腦們面臨著怎樣的競爭狀況,何種類型的AI大腦更容易在競爭中脫穎而出,已經成為了一個有趣的命題。 為量販大腦們重新分類 “XX大腦”雖然數量巨大,可各自的定義和功能定位卻不甚相同。在探索AI大腦的產業競爭狀況之前,我們可以大致將AI大腦從定位上分為以下幾個類別。 產品整合型。代表產品:阿里雲ET城市大腦 對於阿里雲ET城市大腦這類產品來說,他們所錨定的領域更加細分化,不斷深入到醫療、環境以及各個城市中去。場景越深入,這些產品與應用者之間的距離就更加接近。這也意味著阿里雲ET城市大腦這類產品正在越來越多越過開發者環節,將算法、計算力甚至數據資源打包整合,向應用者提供零門檻、高整合度的解決方案,讓應用者可以即拿即用。 平台輸出型。代表產品:百度大腦 比起直接面對應用層面的產品整合型,也有很多產品選擇介入中間層甚至更底層。百度大腦就是如此,將深度學習框架、自動機器學習開發工具、語音圖像技術等等AI落地中不同流程所需要的工具開放在平台之中,方便不同規模、不同領域的開發者將其利用起來。換句話說,平台輸出型AI大腦如同一條高速公路,賦能開發者讓AI技術更快到達終點站。 垂直功能型。代表產品:360安全大腦 產品整合型和平台輸出型的AI大腦,大多兼顧著全領域的AI場景。但目前逐漸出現了一些與之不同的產品,只專注於安全、計算或云服務等等某一垂直功能。360的360安全大腦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自從2018年首次提出360安全大腦的概念以來,迄今為止已經推出了一系列相關的策略和產品,規劃出了家庭安全大腦-城市安全大腦-國家安全大腦的“安全大腦生態”。通過軟件算法和智能硬件的組合,來專註解決一切與安全相關的問題。 軌跡交疊:AI大腦們的前途都是一片光明嗎? 這幾類產品看似有著明晰的區分,但在當今的技術產業發展大背景下,各自的發展軌跡也會有交互重疊,甚至彼此之間產生競爭。 首先,整個技術產業所面臨的一個共有問題,就是開發人才的緊缺。 在第二十屆的AI人才高交會上,AI專業應屆生已經從50萬年薪拔高到了80萬。在“大腦多開發者少”的前提之下,平台開放型大腦扶持開發者的成本正在逐漸增高,大腦們不得不打造更加低門檻的工具與碰撞低技術基礎的開發者,同時不斷給開發生態予補貼。如今我們可以看到百度、騰訊等等企業都在推出諸如“AI訓練營”等等孵化計劃,以便在開發生態中跑馬圈地。 其次,產業應用場景中的競爭也會愈演愈烈。 目前看來,阿里ET城市大腦將目標直接放在了應用場景之上,而平台開放型大腦則更多關注開發者。可實際上,開發者們的最終目標同樣也是應用場景。即使繞行,這兩種類型的大腦在應用場景層面也有不少重疊,恐怕最後終有一戰。 而這兩者會產生競爭的原因,其實還在於變現途徑之上。 在目前的趨勢中,大多數AI大腦選擇的變現方式是通過圖像、語音等等技術的API接口調用和雲服務進行收費。可隨著AI技術門檻不斷降低,算法技術本身的價值只會愈發低廉。AI大腦們僅僅依靠雲計算資源進行變現是絕不足夠的,恐怕還要對AI大腦背後的企業生態加以更多依賴。 從未來發展前景看來,平台輸出型和產品整合型大腦無疑站在了一條更加擁擠的賽道之上,長遠來看並不樂觀。 用三個支點撐起未來:垂直類大腦如何立足? 相比之下,垂直功能型的AI大腦或許能在產業波動軌跡中,找到一個更穩固的支點。我們可以以360安全大腦為例,看看垂直功能型大腦如何在“百腦齊放”的今天立足。 第一, 垂直功能意味著明確的價值。 在AI帶來的技術革命中,整個社會對於技術升級是全面渴求的,我們需要各種識別生成技術,也需要更快的計算能力,還需要種種開發工具。可究竟哪些技術能夠切實創造價值,卻還是一片混沌。 360安全大腦的優勢之處就在於,快速地找到了一個價值明確的領域——安全。一邊利用AI技術解決以往無法解決的安全問題,例如AI算法識別電信詐騙、圖像識別加強社區安保等等;另一方面去解決技術高速發展過程中誕生的新問題,例如360推出的保護IoT設備安全的智能路由器家庭防火牆等等。 有了明確的價值,就意味著可以為產​​業提供切實的賦能,為後續的一切發展立下了前提。 第二, 垂直功能意味著自生態空間。 當技術全面提升時,再垂直的空間也是深而廣的。在安全這一領域中,360安全大腦對於產業的開發是共享式的,在國家安全大腦和城市安全大腦層面中,360除了利用自身本身海量的安全大數據和“東半球最強的白帽子團隊” ,也一直在為實現“大安全”而奔走努力,並始終秉持開放態度來構建一個線上到線下的安全生態。 也就是說,獨立在AI應用生態之外,360安全大腦又在安全這一垂直領域中挖掘並組建了自生態,形成一種更獨立的循環機制。在垂直領域中挖掘自生態,意味著能夠避開與其他AI大腦的在淺層應用場景中的競爭,盡可能地去減少資源浪費。 第三, 垂直功能意味著清晰的變現路徑。 當擁有了明確的價值定位和自我循環的生態空間,就意味著AI大腦不再需要廣撒網式的爭奪應用場景、賦能開發者,在成本範圍上就大大收斂。從商業化前景來看,其路徑也更加清晰。 就拿360安全大腦來說,攝像頭、路由器、門鎖、門鈴等等硬件的智能化升級,就能夠提供足夠強的商業化底牌。 這三個“意味”形成了穩固的支點,讓垂直功能型AI大腦可以目的明確地深入產業,盡量避開與其他AI大腦的生態位交疊,集中資源深挖垂直生態。 國際共識:AI產業化從航母式發展到精準打擊 不難發現,“垂直功能”這一模式在國際視角中出現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例如穀歌旗下Chronicle所推出的全球遙測平台Backstory就是通過整合自產數據和第三方數據來實現大範圍、大規模的安全數據分析,從而高效搜索病毒,黑客和安全漏洞。幾個月前,Facebook也開源了他們的AI硬件系統,從自身擅長的圖像角度入手,推出了AI 推理、AI 訓練和視頻轉碼的解決方案。 雖然這些產品並沒有借“大腦之名”,但綜合多種技術投入垂直領域,直接向應用場景輸出功能的概念,是與垂直功能型AI大腦相當一致的。 如此看來,其實在未來技術應用趨勢之中,海內外科技企業正在逐步達成共識——大而全的航母式技術平台市場已經趨於飽和,專精價值、有明晰商業化發展路線的精準打擊式產品才存有更廣闊的生長空間。 當然想要搭建這種深入垂直需求的AI大腦也並非易事,垂直性和功能型越強,越考驗著企業的技術實力和產品化能力。可這恰好也是AI大腦如今最需要樹立的門檻,AI大腦不應該是被隨意套用的概念,而是真正能在技術產業化過程中發揮指導作用的指揮官。 AI大腦的優勝劣汰終會來臨,經歷過市場的淘洗之後,或許會按下技術產業化的加速鍵。

外埔區公所法律諮詢

面對國防安全與經濟轉型 總統:以「勇者不懼」的精神來面對種種挑戰 總統主持「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首艦暨快速布雷艇首艇建造開工典禮」 中華民國108年05月24日 蔡英文總統今(24)日上午前往宜蘭主持「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首艦暨快速布雷艇首艇建造開工典禮」,強調政府有決心強化臺灣的國防自主;她也肯定龍德造船廠的表現打開了軍艦和公務艇的國際市場,讓全世界刮目相看,並期勉大家一起為臺灣打拚,在面對國防安全和經濟轉型的挑戰,都要以「勇者不懼」的精神來面對。 總統致詞內容為: 今天很高興能夠來到龍德造船廠,我此行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為了海軍的「沱江艦及快速布雷艇」的建造開工典禮。 還記得在2016年的時候,「沱江艦」是我就任總統後第一艘登艦的海軍艦艇,我和我們的官兵弟兄姊妹,一起繞出蘇澳軍港航行,當下我就下定決心,要強化臺灣的國防自主能力。 國防自主不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潛艦國造,會有許多困難,但我們要有決心、有勇氣去克服,一定會有好的收穫。而沱江艦,這種已經舉世聞名的造艦成就,我們要讓它更為發光發亮。 因此,在去年,「沱江艦」的研改和潛艦的設計,越過技術的瓶頸,我特別到海軍司令部宣示「新海軍啟航」。在我一再的要求下,海軍也加速完成了「沱江艦」原型艦系統的調修,在今天開始量產,第一艘將在2021年年底完工交艦。 不論是今天要動工的「沱江艦」、「布雷艇」,或是前陣子的潛艦廠動土,都是國艦國造,也是引領「新海軍啟航」最好的實證。 「沱江艦」艦體小,但速度快、火力強,不僅是我們發展不對稱戰力最有效的兵力,更是我們臺灣的精神象徵。我們的面積雖小,但在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已經廣為全球所認同,我們有堅定的意志和強固的能力,來捍衛臺灣的民主自由。 我來到這裡的第二個目的,是要來給龍德加油打氣。由龍德造船廠所承造的「沱江艦」是臺灣之光,像是臺灣的民主自由一樣,讓許多國家讚賞不已。 當年龍德造船廠董事長黃守真接下原型艦的合約時,把「沱江艦」的建造視為龍德造船廠技術升級的里程碑。儘管不斷有外界不盡公平的攻擊,承造過程也讓龍德虧損,不過在黃董事長和龍德全體員工的堅持之下,還是把「沱江艦」造了出來。 正是因為如此,龍德的表現讓全世界刮目相看,打開了軍艦和公務艇的國際市場。在過去幾年,龍德的營業額增加了2.4倍,員工人數增加了3倍,新設的第六廠也即將開工。 大家建立的「龍德模式」,是由承造國內的軍用裝備,帶動產業升級,進而打開國際市場。這個模式,在國防產業界已經是廣為人知,非常值得一提,也是其他廠商學習的典範。 「沱江艦」代表著臺灣精神,是臺灣之光,而「龍德模式」不僅是國防產業發展的典範,也為我們所在的宜蘭帶來新的產業和優質的就業機會。 包括黃守真董事長在內,龍德百分之九十五的員工都是宜蘭本地人。在龍德公司第二廠區門口的銅像上,也寫著「勇者不懼」四個字,就是宜蘭精神。 我相信,龍德的產業發展和優質就業機會,也會為宜蘭帶來更多的繁榮與發展。在未來,我會跟大家一起為宜蘭、為臺灣打拚,面對國防安全和經濟轉型的挑戰,我們都要以「勇者不懼」的精神來面對。最後,祝福本案執行順利成功。 隨後,總統接受龍德造船廠董事長黃守真及海軍司令黃曙光共同致贈艦艇模型紀念牌,並頒發加菜金予海軍監造人員。在與現場貴賓共同進行開工儀式後,瞭解國艦國造推動進度與執行狀況。 包括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李大維、國防部長嚴德發、經濟部長沈榮津、立法委員陳歐珀及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院長杲中興等亦出席是項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