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維立法律諮詢家

不懂法律,遇到法律糾紛或訴訟,常常會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身邊也不見得會有瞭解法律的朋友可以詢問,也擔心獲得錯誤的資訊,若詢問律師亦擔心會被收取高額諮詢費用,為此,蘇靜雅律師,張家萍律師,黃意婷律師共同發起主持維立法律諮詢家,透過網路免費諮詢更貼近、符合、滿足您的法律諮詢需求,得到專業法律回覆!

服務項目

豐富經歷、專業服務

家事法律

婚姻案件、子女照護、遺產繼承等相關問題,我們都有相關經驗。

商業法律

商務合約、交易問題,票據問題,我們有不錯的服務經驗         。

刑事訴訟

刑事訴訟是我們經常在處理的案件,專業的訴訟規劃是我們的服務

土地糾紛

土地買賣,房屋買賣,地上權問題,不動產查封,不動產權糾紛,我們都可以免費諮詢

公司法律

您要成立組織公司、財團法人、股東會嗎?本所可以依照您的組織規模、需求、概況擬訂組織合約,保障您的經營權利。

非訟事件

提存、強制執行、破產處理、債務問題、監護及收養歡迎向我們做諮詢服務

民事訴訟

民事訴訟是我們經常在處理的案件,每位委託者皆有不同的狀況,收到法院傳單請不必驚慌,歡迎與我們做諮詢服務。

勞資糾紛

無論您是雇主或是勞工,若有任何法律上的問題,歡迎向我們做諮詢服務。

諮詢律師

中正法律諮詢

全國首張通過“區塊鏈+AI”平台辦理的企業營業執照。廣報全媒體記者王維宣攝 大洋網訊如今一鍵掃碼可以開公司這種創新模式出現在黃埔區、廣州開發區。 4月底,全國首張通過“區塊鏈+AI”平台辦理的企業營業執照在黃埔區政務服務大廳發出。申請人在微信小程序上一次錄入、一次申辦,即可同步完成企業開辦涉及的營業執照、刻章備案、銀行開戶以及稅務發票申領,率先開啟了“全天候、零見面、一鍵辦”的企業開辦服務新模式。 一個上午“搞掂”企業開辦手續 如今在黃埔區,通過行政審批的改革,開辦企業所涉及的營業執照、刻章備案、銀行開戶、稅務發票申領,都可以利用微信小程序足不出戶辦理了,一次提交,最快一天就能辦結。 劉小姐是首位嚐鮮一鍵掃碼開公司的創業人士。4月22日,她來到黃埔區政務服務大廳,掃碼花了10分鐘錄入信息後,一張營業執照順利發出。她還選擇了公章送上門的服務,稅局還可通過郵寄的方式為其免費寄出稅務發票。也就是說,通過“區塊鏈+AI”企業開辦服務模式,劉小姐一個上午“搞掂”了企業開辦手續。 為企業節省了時間和人力,源於行政審批服務的一次自我革命。該區將企業開辦各環節原來的140多個“填報項”壓縮至20多個“填選項”,信息填報量減少85%左右,填報時間縮短至15分鐘之內,實現企業開辦“隨時可辦”“人人會辦”“一次辦成”“一天辦結”。 黃埔商事服務連番推出創新舉措 去年6月,黃埔區成為全省首個營商環境改革創新實驗區。如今,黃埔區提出要將營商環境作為企業和群眾對地方政府的“用戶體驗”去提升,爭創國家級營商環境改革創新實驗區。 為此,今年3月,全省首個,也是北上廣深4個城市中第一個直接以營商環境命名的機關部門——廣州開發區營商環境改革局正式掛牌。同時掛牌成立的還有廣州開發區民營經濟和企業服務局及黃埔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廣州開發區行政審批局)。這些新成立的機構將為籌建企業提供優質服務。 黃埔區將通過優化梳理企業籌建ISO全流程,開發全國第一個《企業投資建設項目全週期動態管理服務平台》,運用地理信息共享和大數據分析等信息技術,形成建設項目全流程動態監管體系。 在行政審批領域,黃埔區將通過新設立的專業政務機構,進一步擦亮“來了就辦、一次搞掂”“承諾制信任審批”等改革品牌,破解審批難題;推出第二批“秒批”政務服務事項清單,率先試行政務服務事項“智能批”,打造“就近辦”“不打烊”政務服務;加快電子證照系統建設和應用,大力推進“全流程網辦”,深化全區信息化項目統籌管理,推動政務數據共享應用。作為智能手機行業的“先驅者”,HTC如日中天之時,當家人王雪紅曾宣稱,“若未來手機廠商只剩下兩家,HTC一定是其中一家”。曾經吹過的牛有多堅定,未來打臉就越疼。 作為安卓手機“鼻祖”,HTC順理成章地成為時代的潮流。那時候,手握一台HTC手機,幾乎等於站在手機“鄙視鏈”的頂端。昔日的成就貌似在晚風中淒涼,最終留下的是最初的回憶和倔強。 近日,有網友發現,HTC手機天貓旗艦店和京東旗艦店已經關閉。其中,天貓平台上的官方旗艦店已無法打開,京東平台上則無法搜索到。兩大電商平台上,僅能搜到售賣該品牌的第三方手機店鋪。 與此同時,HTC中國官網上,全部三款手機也處於無貨狀態。有網友猜測,HTC或就此退出內地市場。 輾轉數年,HTC卻在與後起之秀的競爭中一再失地。10餘年時間,智能手機市場風雲變幻,華為、小米、oppo們崛起,HTC從此沒落了。 儘管並不願就這麼退出智能手機市場,但HTC仍在做一些令人費解的嘗試。本週末,HTC正式公佈了旗下第二款區塊鏈手機Exodus 1s。 區塊鏈手機聽上去怎麼那麼玄乎,曾經作為智能手機的開山鼻祖,也曾風光無限。現在靠博取眼球而苟延殘喘。 官方聲稱,即將發布的區塊鏈手機只能使用比特幣、以太坊等數字貨幣購買。 具體的配置信息官方並未公佈,但1s定位是一款中端產品,看來降級使用驍龍6/700系芯片甚至聯發科都有可能。 HTC強調,Exodus 1s提供了比特幣全網絡節點的支持,可以更大程度地參與去中心化和保證數據安全,但會增加手機運算量和耗電量。 注意,Exodus手機不能挖礦,可以使用Zion錢包存儲/發送/交易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ERC-20代幣等。 據悉,HTC Exodus 1s將於9月底前推向市場,做最後的掙扎。 一年前,有傳言稱搜索引擎巨頭谷歌將收購HTC,但後者最終以1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HTC的Pixel團隊。根據協議,超過2000名HTC的工程師將轉移到谷歌。 據報導,HTC的VR等其他部門沒有受到多大影響,但其智能手機團隊的大部分人後來相繼加入了谷歌,在技術和研發領域對HTC而言也是不小的打擊,加之現在國內手機市場的競爭越發激烈,他的完全退市也是勢在必然,至於區塊鏈手機的效益如何現在還不好評價,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中正區公所法律諮詢

長久以來,數據安全是人工智能行業內的熱門話題和痛點之一,區塊鏈技術憑藉自身去中心化、匿名化等特點,不僅確保領域內數據共享的安全性及私密性,還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數據孤島的情況發生。它與人工智能技術的有機結合,正在為智慧城市、醫療衛生、食品安全等領域注入更多的可能性。 儘管區塊鏈技術在諸多場景中逐步應用,但這項技術長期面臨「不可能三角」(也稱三元悖論)的技術瓶頸。無論採取哪種共識機制來決定新區塊的生成方式,區塊鍊網絡模型都無法同時兼顧性能、安全、去中心化這三項要求,最多只能滿足其中兩項而犧牲另外一項。 由創新工場人工智能工程院副院長兼執行董事王嘉平參與撰寫的,基於異步共識組Monoxide 區塊鏈擴容方案的研究論文,在去年12 月被計算機網絡學術會議NSDI 錄用。這篇論文詳細闡釋了Monoxide 的優勢和特性,有望打破「不可能三角」這一長期阻礙區塊鏈性能的瓶頸。 (創新工場人工智能工程院副院長兼執行董事王嘉平與NSDI 會議主席Jay Lorch | 創新工場) 數據暗箱 進入雲服務時代後,面對全球的海量信息,我們更依賴於搜索引擎和推薦系統提供的網頁和信息流推送內容。這些系統和產品左右著用戶的「所見」,甚至通過人工智能技術的加持,主打「千人千面」的內容呈現方式。雖然這些服務系統的背後恪守著諸多規則,但它畢竟由人為建立,依附於機器去嚴格執行。 現有的服務系統基於計算所構建的規則愈發強大。不過,最初的計算卻很簡單。計算的目的是為了完成任務,計算過程全部掌握在使用者手中。王嘉平表示,從Web 時代開始,移動互聯網讓這件事變得不一樣。尤其是在雲服務體系當中,規則被認為是計算的核心。我們日常使用的很多服務,背後都是受這些規則所驅動:「比如網頁推薦和信息流,或主打撮合型服務的網約車程序,用戶很少去思考系統規則的背後究竟是為用戶服務,還是服務提供商謀取利潤的工具。」 事實上,二者皆存在。 大型在線服務商的背後是成千上萬服務器24 小時運轉,它服務每個人,又去了解每個人的喜好,並針對性地優化服務質量和業務流水。 Google 作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曾提出「不作惡」的口號,是因為技術本身存在作惡的嫌疑,所以Google 才會用這句slogan 為自己樹立行業標杆。也正因這種計算範式,導致了它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收集用戶的公開數據和隱私數據變為一種理所應當,成為用戶隱私問題的罪惡之源。 行業從業者清楚,這些規則對用戶而言並不透明,並可以在暗處操縱。尤其是在線服務的規模近乎影響到所有人時,這件事情更需要關注和警惕。 在線服務系統最初源自於基於服務器的計算範式。服務器的邏輯認為,所有的計算都在數據中心發生,它隱含了兩件事情:一是計算過程完全由自己控制和製定,並且可以隨時改變其中的規則;二是用戶沒有辦法獲悉整個計算過程。 (王嘉平現任創新工場執行董事,投資方向為區塊鍊和人工智能,曾主導了對比特大陸的首輪機構投資,成為其首輪三大主要投資方之一| 創新工場) 打破信息不對稱 提到區塊鏈,公眾脫口而出的詞彙更多是數字貨幣,但區塊鏈的本質並不能和數字貨幣劃上等號,「大家看到的比特幣只是區塊鏈技術支撐的應用之一」 ,王嘉平強調。 很明顯,當下區塊鏈行業信息不對稱的現象嚴重。「那些人鼓吹區塊鍊是萬能的人,從一開始就讓大家就對區塊鏈產生誤解,覺得區塊鍊是一個不可篡改的數據庫,這種理解明顯歪曲了事物原貌。 區塊鏈的本質是讓計算規則不被改變。它作為一種全新的計算範式,讓系統內的規則在全網公開透明,且規則一經部署無法私自改變。而係統內涉及的數據,建立的狀態,可以是任何類型的數據結構。 不同於服務器的計算邏輯,區塊鏈新的計算方式要求以用戶為結點,計算過程是一次又一次地被全球不同的計算機接力完成,而不是停留在一台特定的計算機裡面執行。 它改變了原來的計算方式,擺脫了由硬盤存儲、CPU 代碼等軟硬件對計算結果的絕對控制。它擁有一份完整的規則,譬如應該如何完成計算,怎樣利用數據做輸出和輸入。當這套規則運行在網絡內時,它允許所有人參與進來,但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在計算的過程中篡改規則,否則計算結果不會被承認。這使得區塊鏈的計算範式具有一種「獨特的能力」。 王嘉平認為,判斷一項新興技術的價值和潛力,歸根到底是看其是否具備一些新的能力和實實在在的技術突破。區塊鏈以數字化和形式化的業務場景為前提,構建了一個不受人為因素控制的、牢不可破的規則。正因為這種技術的獨特性,才賦予了區塊鏈支撐未來新業務和新應用的市場機遇。 (在接力計算的過程中,無法預測下一次計算會在哪個結點完成,但區塊鏈會基於P2P 網絡協議把數據或計算結果同步到網絡上| 創新工場) 分而治之 眼下,區塊鏈技術存在的明顯缺陷是性能問題。要知道,區塊鏈系統要求每一台計算機同步整個網絡裡面的信息和狀態,這導致了全網性能實際上只有一台計算機的儲存、通訊和計算能力,這正是比特幣進展遲緩的主要原因。 當然,它的解決方案顯而易見,因為工作量巨大,不必讓所有的計算機重複所有的工作,可以對計算機分組並參與分片的工作,這種「分而治之」的思路,在互聯網的發展歷程當中,被大量的使用,也為為互聯網系統性能的提升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王嘉平介紹,分佈式計算系統數據量之大,以至於當今世界上任何機器都無法獨立勝任這份工作。而分佈式計算的「伸縮性」可以很好地把儲存數據和其相應的計算切分成若干塊,利用普通的標準化SKU,讓多台計算機共同參與計算,不再需要打造超大型計算機。 去年12 月,計算機網絡頂級學術會議NSDI 宣布錄用由王嘉平參與撰寫的區塊鏈研究論文,該論文提出名為異步共識組Monoxide 的區塊鏈擴容方案,並可以在由4.8 萬個全球節點組成的測試環境中,實現比比特幣網絡高出1000 倍的每秒事務處理量,以及2000 倍的狀態內存容量。 (理論上,Monoxide 模型可以將一個單鏈共識算法的橫向擴展倍數提升到10 萬量級| 創新工場) 論文中的異步共識組——Monoxide 模型,是一個並發的多鏈系統,每一個鏈稱為「共識組」,即把整個網絡的共識和計算分成若干組,它們互相獨立,並行工作,分攤網絡裡的部分工作量。這種思路聽起來直白簡練,但事實上,要在區塊鏈系統完成這樣一項設計,並且保證安全和公平開放的特性,是非常有挑戰的。 (Monoxide 模型打破了「不可能三角」的製約,在滿足安全、高性能和去中心化的三角特性前提下,盡量不引入額外的實體,不引入額外的機制| 創新工場) 「互聯網技術講究容錯性,它在內部部署不需要考慮惡意結點的存在,允許機器的失效和突然宕機,但是在區塊鏈系統當中,任何人都可以參與進來,這意味著它不僅僅需要容錯,還要保證安全,這就要求它必須具備通過協議、密碼學、共識技術等,去抵擋網絡當中某些惡意結點的出現」,這是區塊鏈系統實現「分而治之」的設計思路最有挑戰的地方,王嘉平認為。 異步共識組本質上是為了改善區塊鏈性能,它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指標:一是吞吐量(TPS),二是狀態容量。 吞吐量在業務層面意味著流量,意味著用戶的活躍度。在Monoxide 系統內,吞吐量不是一個定值,而是具備可伸縮的特性。只要給定足夠多的計算資源,那麼整個網絡的吞吐量就可以實現線性提升。在試驗階段,Monoxide 成功在一千多台計算機上部署四萬多個結點。 而狀態容量則是系統承載用戶量的天花板,它的空間量決定了區塊鏈系統記錄用戶狀態(又稱賬簿)的多與少。因為區塊鏈存儲用戶數據需要放在內存裡面,確保其驗證交易能夠隨時訪問。 狀態容量以前始終是一個單機容量,幾乎沒有得到過提升。但實際上,狀態容量可以隨著更多的計算機參與而得到線性提升。「比如Monoxide 現在用2048 個分片,再全網達到一萬多的TPS,狀態容量的大小是幾個T。當我們把分片分到幾十萬的量級,足以滿足支付寶整個業務量。 」王嘉平透露,Monoxide 將在今年8 月上線測試網絡,供開發者做技術評估。 應用暢想與自證清白 區塊鏈構建的規則,要被完全數字化和形式化,確保所有的東西都能被計算。譬如現階段用區塊鏈技術去衡量道德,所有的計算機都無能為力。因此,區塊鏈所涉及到的信息,需要被影射後才能成為鏈上的數據,觸達一些新的業務。 王嘉平表示,用計算構建信任的區塊鏈技術,可以在供應鏈、金融、食品安全、醫療衛生、防偽溯源等業務場景大有可為,它傳遞了信任關係,讓不同產業間的上下游企業更好地相互協作。 比如一家溯源公司不可避免地要跟很多企業打交道,卻始終繞不開「憑什麼把數據給你」的問題。「給了你數據以後,萬一你利用這些數據做其他的事情,我怎麼控制,把你養大了,未來給我搞事情怎麼辦」,王嘉平強調,區塊鏈最大的意義不是圍繞業務展開,而是給業務增加一個很好的濕潤劑。 大家做的都是跟溯源相關的計算,不能任意部署其他計算,也不能任意把數據拿作他用,這是區塊鏈的技術保障。「倒不是說區塊鏈本身在承載什麼樣的計算,而是說它給了大家一個可以去相信的支點,這個信任保證不是任何人的背書,而是來自於密碼學和共識技術」,王嘉平說道。 再比如金融支付領域過去受到貨幣兌換、手續辦理等因素的製約,跨國支付往往需要花費較高的時間成本,難以高效完成。而在具有公開、不可篡改屬性的區塊鏈技術的幫助下,交易雙方的信用機制將得到保障,並且大幅提升系統的運轉效率,降低業務成本,能夠有效推動跨境支付在商業領域中的發展。 除此之外,保證計算被執行這件事情會有很大的價值,譬如就徵信、稅務和專利保護問題,這些事情在區塊鏈裡未來一定會發生,並深入到社會的每個角落。 對於業務本身來講,自證清白是規避風險,明晰責任。比如醫療衛生、智慧城市,都需要做一些與公有數據和私有數據相關的計算和服務。對於那些想渾水摸魚的企業來說,唯有用「良幣驅逐劣幣」的正向循環手段對付他們。 每逢基礎設施的更替,都會導致企業盈利模式的變化。王嘉平推測,從互聯網技術到區塊鏈技術的更替同樣會經歷類似的陣痛期。商業公司需要在「提高用戶服務質量」和「盈利賺錢」中權衡,這個平衡點目前區塊鏈尚不能支撐,如果讓計算機自證清白,這項新技術,或許不是區塊鏈,也不是當年蘋果提出的「端到端加密」的概念,還有賴於未來其他技術的發展。